栝楼瞿麦丸的作用与功效

时间:2021-05-07编辑:佚名

栝楼瞿麦丸

【组成】栝楼根二两茯苓山药各三两附子一枚,炮瞿麦一两

【用法】上五味,末之,炼蜜丸如梧子大,饮服三丸,日三服。不知,增至七八丸,以小便利,腹中温为知。

【作用功效】温阳利水,润燥止渴。

【主治】小便不利者,有水气,其人若渴,用栝楼瞿麦丸主之。(第十三10)。

【方解】本方君以附子温阳化气,消下积之冷;臣以栝楼根、山药润燥生津,滋上浮之焰,佐茯苓健脾渗利水饮,瞿麦渗湿利尿,导水于下;诸药合用,温阳润燥,相反相成,并行不悖,则阳渐回,津自生。

【方论】此下焦阳弱气冷,而水气不行之证,故以附子益阳气,茯苓、瞿麦行水气。观方后云“腹中温为知”可以推矣。其人若渴,则是水寒偏结于下,而燥火独聚于上,故更以薯蓣、栝楼根,除热生津液也。夫上浮之焰,非滋不熄;下积之阴,非暖不消;而寒润辛温,并行不悖,此方为良法矣。欲求变通者,须于此三复焉。(《金匮要略心典》)。

【临床应用与医案】

1.糖尿病罗某,女,72岁,1996年11月19日初诊。口渴,尿多伴尿中大量泡沫半年。诊时述口渴喜热饮,量多,每日约3000~4500ml,同时尿量明显增多并含大量泡沫,排尿时有不爽利感,颜色较清亮。食欲尚正常,食量无明显改变。全身畏寒,伴有腰膝酸软,外阴瘙痒。查尿糖(+++),空腹血糖8.9mmol/L。诊断为糖尿病。患者要求中药治疗。查舌质淡、苔白,脉沉细无力。辨证为阴阳两虚之下寒上燥证。予栝楼瞿麦丸治疗。

处方:栝楼根30g,瞿麦20g,山药45g,茯苓30g,附子45g(先熬,去麻味),蛇床子20g(包熬)。

水煎服,每日3次。服药2剂后,口渴开始减轻,尿量亦随之减少,尿中泡沫不似以前严重。药中病机,效不更方,再进10剂,上述症状大部分消失。上方附子减为30g继续治疗,前后共进30余剂,一切症状消失,复查尿

糖阴性, 血糖降至正常(4.8mmol/L) 。遂以栝楼根30g, 瞿麦15g, 山药30g,茯苓15g,附子20g(先熬,去麻味)巩固治疗1月,2次复查血糖正常,尿糖阴性而停药。随访1年未复发。[刘登祥.栝楼瞿麦丸加味治疗糖尿病27例.四川中医,1999,17(1):24]。

2.胆囊炎(胁痛兼消渴)宿某,女,56岁,已婚,农民,1986年6月13日初诊。主诉右胁下疼痛3个月,伴口苦多饮10余天。曾做B超示:“胆囊炎”,在家用“利胆片”、“庆大霉素”等治疗,胁痛减轻,但口苦、咽干加重。近10余天来,口渴,喝水甚多。每晚约喝3暖瓶水后仍不解渴,查尿糖(-)。诊见舌暗红苔薄黄,脉沉弦。细问小便稍黄而不利,余忆《金匮》:“小便不利者,有水气,其人若渴,栝楼瞿麦丸主之。”此乃少阳枢机不利,三焦气化受阻所致。

处方:栝楼根15g,瞿麦12g,茯苓15g,山药15g,熟附子6g。

水煎服,2剂后。自觉胁痛减,口苦咽干亦差。继服2剂。苦渴己解,随访10年,未发。[王善海.张梅医案.福建中医药,1998,(6):29]。

3.肾炎(水肿)张某,男,30岁,售货员。1985年10月6日初诊。3年前头面及下肢浮肿,腰痛,小便不利,时有尿频,诊为“肾炎”。经治病情得到控制,然未有明显缓解,尿蛋白持续在(+++~++++),颗粒管型(++),红细胞、白细胞一般在15~20。现症口渴喜热饮,渴甚时夜不能寐,头面及下肢浮肿,小便不畅,腰酸痛,腰及小腹部畏寒凉,身倦乏力,大便溏。脉沉细尺弱,舌淡红,苔白乏津。面色皖白少泽,按小腹部凉。尿常规:蛋白、颗粒管型(++),白细胞15~20,红细胞7~8。

诊断:水肿,腰痛(脾肾阳虚水气内停)。

立法:温肾土,化气利水消肿。

处方:栝楼瞿麦丸加减。

天花粉24g,瞿麦15g,石韦15g,枸杞15g,附子9g,茯苓12g,山药15g,白术15g,黄芪15g,菟丝子15g

上方服至15剂后,查尿常规:蛋白(±),红细胞0~1,颗粒管型偶见,口渴大减;腰酸腹冷,小便不利亦有所减轻,仍时有颜面肢体胀感。继服本方加服桂附地黄丸,服至3个月,诸症消失。尿常规:蛋白(-)~微量,白细胞0,颗粒管型等消失,追访半年病情稳定。[丁小燕.栝楼瞿麦丸异病同治的体会.北京中医,1992,(6):39-40]。

4.泌尿系感染(淋证)王某,女,82岁,家庭妇女。1986年11月8日初诊。3年前因腰痛,小便频急痛而到医院就诊,诊为急性泌尿系感染,经中药治疗有所缓解,但时作时休,入冬以来复作。现尿时不甚赤涩,但淋沥不尽,间有尿急尿痛,下肢酸软,身倦疲惫,腰酸痛,小腹部自觉灼热而痛,

但按之冷,口渴不能饮冷,大便不畅。舌质淡,苔薄乏津,脉沉弦。尿常规蛋白(++),白细胞15~20,红细胞10~15。

诊断:淋证(肾阳不足,膀胱湿热)。

立法:温补肾阳,利水通淋。

处方:栝楼瞿麦丸加味。

瞿麦24g,石韦15g,车前子(包煎)。

15g,附子12g,山药15g,茯苓15g,天花粉12g,萹蓄12g,白芍12g,甘草6g。

3日后复诊,尿淋沥不尽,下肢酸软,腰痛腹冷明显减轻,口渴减。尿常规:蛋白微量,白细胞1~3,红细胞0~1,上皮少量,继服本方,1个月后改服桂附地黄丸以巩固疗效,追访半年,未发作。[丁小燕.栝楼瞿麦丸异病同治的体会.北京中医杂志,1992,(5):39-40]。

5.带下症予某,女,48岁,干部。1986年11月2日初诊。1年来,带下量多,质稀薄色淡,有时亦夹有黄带无秽味,腰酸腿沉,小腹怕凉,尿频,口渴甚,但不能饮,大便溏薄,月经前后不定期半年,经水量少色淡无瘀块。面色苍黄,脉沉左关弦、尺弱,舌质淡暗,苔白腻。诊断:带下症(下焦阳虚,脾湿下注,津不上布)。

立法:温补脾肾,祛湿止带。

处方:栝楼瞿麦丸加味。

白术30g,茯苓12g,山药30g,天花粉12g,瞿麦9g,附子9g,当归9g,煅龙牡各18g。

5剂后,腰酸腹冷、白带多、口渴等明显减轻,继服10剂,以上诸症消失,带下痊愈。又连服3个月,月经期亦基本正常,月经量多色红,半年后因他病来诊,曰:带下病未见发作。[丁小燕.栝楼瞿麦丸异病同治的体会.北京中医杂志,1992,(5):39-40]。

6.糖尿病合并肾病型水肿卢某,女,45岁。1995年5月4日来诊。罹患糖尿病7年余,患者全身浮肿,大量蛋白尿,反复发作3年有余,西医诊断为糖尿病合并肾病型水肿,曾多次住院治疗,用过利尿剂及中草药。本次就诊前因患感冒症状加重,经按上述疗法医治无效,延余诊治。诊时全身浮肿,皮肤有裂纹,腹部胀满,两膝至踝部浮肿明亮,按之没指,凹陷,不易起,腰部酸重,手足不温,口苦渴,不欲饮,尿频短、清白,面色灰暗,舌苔白滑,舌质淡,边现齿痕,脉沉弱。尿检:蛋白(+++),红细胞(+),白细胞1~3,上皮细胞(+),尿糖(++),颗粒管型0~5,酮体(+) , 空腹血糖:8.2mmol/L。血生化:尿素氮15.1mmol/L; 二氧化碳结合力:15.2mmol/L, 治以温肾化气, 润燥生津, 佐以化瘀利水。

处方:茯苓30g,天花粉20g,瞿麦20g,附子20g(先煎),山药15g,

泽兰15g,泽泻15g,桂枝30g,益母草50g,黄芪30g,车前子15g,大腹皮15g,白茅根50g。

水煎服,日服2次。上方连服9剂后,全身浮肿悉退,腹部胀满消失,腰酸重好转,口渴显减,舌苔薄白,脉沉缓无力,易用玉液汤(张锡纯方)健脾益气,补益肾阴,冀以巩固疗效,图治其本。

处方:山药20g,黄芪30g,知母15g,鸡内金15g,五味子5g,天花粉15g,山茱萸15g,苍术15g,玄参15g,陈皮15g,生地30g,牡丹皮15g。连服30剂,诸症悉除,复查尿8项阴性,血生化正常,空腹血糖7.0mmol/L, 嘱其继续服用糖尿病药, 经随访5年未复发, 且一直坚持。[王燕桐.栝楼瞿麦丸加味治疗糖尿病合并肾病型高度水肿2例.吉林中医药,2001,(6):58]。

7.遗尿陈某某,男,7岁。1980年2月5日诊。素体虚弱平时惯有遗溺,近来食欲欠佳,口渴引饮。小便短濒,夜间遗溺2~3次,面色皖白,神倦乏力,舌质淡,脉细迟。

遂予天花粉、枸杞子各6g,翟麦、补骨脂各5g,怀山药15g,茯苓、黄芪、巴戟天各10g,炮附子3g。

服5剂后,遗溺次数减少,渴止,原方加菟丝子5g。续进5剂,遗溺停止,症状改善。[陈传钗.栝萎瞿麦丸治疗遗尿.浙江中医杂志,1985,(3):113]。

8.产后阴户内收李某,女,26岁,农民。产后六七日,下利腹胀,大便带脓性黏液。前医用白头翁汤加阿胶、甘草治之,本为正治。但服药半月,虽利止,而后出现全身性水肿,不能食,小便不利,口渴而饮不多,卧床不起,病势严重。家人惊叹,谓月后伤寒,必有一险。旋即邀余诊治。病者自述:“解溲时下身内收难受”。症见全身浮肿,腹部胀大,额面的白,口唇淡暗,舌质胖嫩,苔薄淡白,脉象沉细而微。证属脾肾虚寒,治当温肾益脾,利水消肿。选《金匮要略》栝楼瞿麦丸加味,处方:天花粉15g,附子15g(先煎),山药30g,瞿麦18g,茯苓30g,肉桂6g,水煎服。

1剂后,小便通;2剂尽,小便利,始能食;3剂尽,肿全消,能自下床,惟精神尚差;4剂则以参苓白术散加附子调理半月而完全复康。[刘德成.栝楼瞿麦丸治疗产后阴户内收.四川中医,1983,(2):38]。

【临证提要】本方证属体虚寒而见小便不利、腹水或下肢重者。在上可兼眩晕、烦热、失眠,在下可有畏寒、肢冷、腹冷、腰以下肿,脉沉等。对阳虚气化不利,水停不行,上喘、中胀、下癃的慢性肾炎,尿毒症,心源性水肿,产后水肿,石淋及前列腺肥大所致的癃闭,小便不利尤效。